真人麻将四人下载
 

電子郵箱

密碼

注冊 忘記密碼?

浴血桐柏山(三十一)
來源: | 編輯:cnyshorg | 發布時間: 2018-01-25 | 463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 淮源思賓館。楊鼎從杏樹崗村回城的第二天。
是走還是留,父女倆意見分歧很大。楊依依主張走,爹地對她及死去的母親隱瞞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東西,甚至還有血債人命這一類罪惡,這使她反感。他在大陸還有妻子兒子,爹地此行的目的,除了懺悔、賠罪,還表達了一種強烈的落葉歸根的愿望,也使楊依依感到突然!
一邊是死了的發妻和正在尋找的兒子,一邊是死去的續弦和活著的女兒,何況楊氏的事業還在海外,爹地感情的天平不加掩飾地向大陸傾斜,她們母女加楊氏幾千萬元的產業,都抵不上大陸這死去的母子的分量。此時,楊依依再有理智,也無法隱忍她的不滿!
她認為,那些個老人——爹地曲意奉承的“兄嫂”,如果可以這么說的話,對他們父女倆是輕視的,顯得相當傲慢。他們的感情,基本上還是戰爭年代的形態——以非善即惡作標準,一概以個人在戰爭中的行為作為評判的依據。典型的政治表現標準,在戰爭年代,它無疑是一種動力,是召喚全民戰勝敵人最強大的原動力。然而,個人的行為,主要是由理想、道德、情感、生命作為驅動力的,這種驅動力應該有時代之分,高下之分。在原始社會,一個遭受野獸襲擊、為保護自己的生命而戰勝野獸的人會受到稱贊;在當今社會,一個以情感為驅動力、挺身保護女友而戰勝歹徒的男子也會更令人欽佩,日本對華侵略戰爭,是以扼殺民族、殘殺生命為主要手段的一種野蠻政治形態。維護民族生存,保護人的生命,是正義者在這種野蠻政治形態下行為的最主要的精神驅動力。其他的理想、道德都附著或從屬于這個主要精神驅動力;這是對的。可現在不是戰爭年代,不是以殘殺生命為主要手段的野蠻社會形態。大陸相當安定!人民安定地奔向富裕,卻又保持著戰爭年代的道德、價值取向和行為驅動力,這是一種脫節現象。楊依依認為,大陸的這種脫節現象將持續相當長一個時期,伴隨這種脫節,還將產生道德、文化、經濟秩序方面的混亂。因此,她不主張在大陸投資大項目,小試一下可以,萬一投資失敗,也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失……
“你的虔誠的懺悔,你對故土桐柏的那種深摯的感情,還有你對發妻張女士的一往情深,我都可以理解,也已經被動地接受。作為旁觀者,我已經被你的真情所感動。可他們呢?你所稱呼的三哥六哥,他們理解你了嗎?他們為你的行為感動了嗎?他們對你的過去,就表示了一點點可憐的、審慎的寬容,就這一點點還是你自己據理力爭爭來的!這地方實在沒什么值得留戀的。瞧你三哥六哥那樣子,打心眼里鄙薄你,瞧不起你,你想巴結還巴結不上他們。爹地你何苦昵?我看我們還是早一點離開的好。”
楊鼎呆呆地窩在沙發里:“克瀛的下落沒有最后搞清楚,我還不想走。還有你爺爺奶奶的墓,我們總得去掃一掃。處理過去這些舊事,你總得給我一點時問。至于投資項目的考察,全由你去辦,我不希望你也攪進舊事的漩渦里。”
“投資?就憑那兩個老頭兒的態度,我也不想在這兒投什么資!”楊依依道。
“他們……根子還是爹地干了對不起他們的事。投資和過去那些舊事,你不要攪在一起,你考察投資,你爹地的舊事還是由爹地自己去處理。但最好還是能在這里找準一兩個項目,這樣我心里才會好受一點。依依,你還不了解爹地,你不了解爹地呀——”
楊依依對父親一點也不客氣:“你把你的過去封得那么嚴,我怎么了解你?對你有些舉動,我也沒法理解!有跟他們下跪、求他們寬恕那功夫,有在他們面前辯白自己不是‘叛徒,那精力,還不如去痛痛快快地跳場舞。你想盡量迎合、適應大陸的人情是非標準,可惜人家不買你的帳……”
正說著,傳來“篤篤”的敲門聲,楊依依走過去打開門,門外站著三位老人。楊依依不悅地繃起了臉,楊鼎趕忙站起身來:“請進——快請進!”又安排楊依依沏茶拿糖果,忙個不休。
雷大同最后進來:“楊鼎先生,你不認識我嗎?”
楊鼎茫然。
“我叫雷大同。一九三八年春天,你護送張哲萍和另外一個青年去竹溝參加新四軍,那大概是你和張哲萍第一次見面吧
“哦,雷——大——同……”楊鼎略有所思,好似陷人回憶,他站起來,緊緊握住了雷大同的手。
楊依依給每人倒上一杯茶,說聲“爹地,我先去休息了,”便進了她的房間。
周駿嚴肅地看了看楊鼎:“我們今晚來,是有些事情要告訴你,作一個了斷,盡管過了幾十年,但終歸還是要作一個了斷!”
楊鼎又開始萎縮了:“你們說吧,我心里早有準備,既然到桐柏來了,我就做了最壞的打算。”
李虞侯不覺驚奇:“你作了什么最壞的打算……”
“你們怎么懲罰我,我都是罪有應得。”
周駿不悅地瞪楊鼎一眼:“呔!你這話說得太不中聽,誰說過要懲罰你?誰敢隨便懲罰你?我們三個下野的老家伙,還能把你這個逃兵杖打一頓?你小子的對立情緒,看來還挺大的呢!”
李虞侯皺了皺眉頭:“你把三哥、六哥看得這么不近人情?”
楊鼎的精神狀態頓時為之一爽:“六哥——你們……三哥——”,他雙手抓住周駿的一只手,激動地叫了一聲,淚水不禁潸然而下。
周駿歪著腦袋“嗯”了一聲,指了指對面的沙發:“坐下,聽你六哥跟你說。”
雷大同從衣袋里掏出一個裹了許多層的極小的布包,擱到茶幾上那張桐柏縣地圖上:“物歸原主,楊先生請打開看看,這是不是楊家的東西?”
楊鼎帶著幾分惶惑打開了那個小布包,簡直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!這是那枚寶石戒指!上面的貓眼綠寶石,抖動著綠瑩瑩的亮光。楊鼎趕緊拿起放大鏡,金柳葉箍上,現出一行清晰的小字:楊盛川,民元孟冬。
這就是他父親作為結婚禮物送給母親,母親又送給哲萍、新婚之夜不見了的那枚戒指!
“這是那時我們楊家唯一剩下的東西!怎么會到你手中的?”楊鼎問,兩眼興奮得發光。
原來,楊老太太的貼身丫環大秀,婚后一直留在“楊盛川”做事,直到“楊盛川”被查封,她一直住在楊府的大雜屋里。一九四七年劉鄧大軍強渡黃河、挺進大別山,被查封的“楊盛川”成了無主產業,大秀夫婦搬到正屋居住,正好住在楊鼎哲萍新婚的洞房。解放后,她就成了那兩間房的房主。后來修建淮源思賓館,老房子拆遷,大秀在地板下找到了這枚戒指,認得是楊老太太最珍貴的東西,便沒有聲張,將它珍藏。大秀臨終前,把這枚戒指交給她最信任的二秀夫婦——老干部雷大同、董二秀,囑其務必替楊家好好保存,大少爺總有一天要回來的。盡管雷大同對姨姐此舉大不以為然,認為她“沒覺悟”,然而,董二秀卻是楊鼎從土匪手中解救出來的。她患癌癥病逝時,唯一交待雷大同的就是這枚戒指:假如你死之前表哥還沒回桐柏來,就把戒指交給國家……
楊鼎被這枚戒指傳奇般的經歷震撼了,緊緊握住雷太同的手,喃喃著:“真沒想到!真沒想到——咱桐柏的鄉親還這么重感情,這么抬舉‘楊盛川’!這份情義,遠遠超過這顆綠寶石……”他又流淚了,這是他回到桐柏以來,第一次流下感激的淚水。
“我再跟你詳細說說你兒子楊克瀛下落……”李虞侯把劉烈英如何救走克瀛、何歡如何送走孩子的經過述說一遍,楊鼎一下子跳了起來:“六哥,你的意思是克瀛他還活著?”
“應該說過得不錯,早就成家立業了,還給你添了兩個孫子。”
楊鼎急不可耐:“他在哪兒?”
周駿揮了揮手:“你們早就認識了。”
楊鼎簡直不敢相信:“你是說,是周、周……”他結巴著,半天沒把周振輝三個字說出來。
“就是他,桐柏縣長周振輝。”
楊鼎的臉僵住了,他呆呆地看看周駿,又看看李虞侯,低聲喃喃著:“周振輝是我兒子?我還有兩個孫子?”他嘿嘿笑了起來,“周振輝就是楊克瀛!他就是我兒子!我跟哲萍唯一的兒子……”他突然仰天發出一聲長嗥,就像一頭受傷的狼,便嚎啕大哭起來,“撲通”跪倒在周駿、李虞侯面前,“三哥六哥,我欠你們的太多了,桐柏山,你給我楊鼎的太多了,嗚嗚……”
楊依依打開門奔了出來:“爹地,你怎么了……”
楊鼎嗚咽著說不出話來。
周駿站起身來,迎著楊依依慍怒的目光沖楊鼎道:“這件事,由你自己去給振輝捅破,我這個當爹的沒臉——”他伸出拐杖,把一扇窗戶推開,“我跟振輝常交流,所以父子倆沒有代溝,就像這屋子里的空氣需要流通一樣。不要把窗戶關得太死嘛!”說罷,他率先走了出去。
李虞侯走過去,對楊依依道:“楊小姐,如果我們——就是你爹稱之為三哥、六哥的兩位老人吧,對你爹這位遠道來的客人有失禮之處,還請小姐見諒。一方有一方的風俗,就像法國人不能給人送菊花一樣,因為菊花是送給死人的。在桐柏,年長者為尊,同胞兄弟,長兄長嫂如父母。哪怕兄弟已經兒孫滿堂,倘若犯錯,當哥哥的同樣可以責罰他,并且把當眾責罰視為一種榮耀。我教過書,一眼就看出你們父女倆缺少交流溝通,也難怪,他臨危脫逃、無意中造成一樁慘案的過去,使他很難跟你交心。現在這個冤結既然解了,云消霧散也就沒什么了。我看你的身體好像不太好,我們兩代人都作點努力,把他從過去的那種憂愁中盡快解脫出來。不管我和你周伯伯責不責罰他,桐柏老百姓追不追究他,他都不能不自責,不能不懊悔,不能不長歌當哭!因為他是桐柏人,他的根在這兒,他只不過是從這兒爬到香港去的一根藤。哪怕你是個土生土長的香港女子,但你的地緣、血緣、人緣、天緣都沒法切斷跟大陸的那種聯系,哪怕你不識一個漢字,也沒法排除積淀到遺傳里的漢文化基因!”
楊依依有些驚訝地看定李虞侯,從他那深沉、睿智的目光中似乎領悟到什么。“沒法排除積淀到遺傳里的漢文化基因”——這個觀點倒很新鮮!很新潮也很深刻,堪稱基因新解。
雷大同沖楊依依道:“我跟楊小姐已經打過一回交道,我是個不管你高興不高興都愛放炮的人。假如你們還真想在桐柏投點資,就先干點無利可圖的事,教育——桐柏最落后、最缺資金的就是教育,不少中學連物理、化學的實驗課都開不起來。當年,你楊鼎算是我參加革命的一位引路人。如今干四化,你還跟海內外的企業主、小姐太太中產階級引引路,讓他們到桐柏扶助教育。喏,從手指縫里漏那么一點兒下來,把這顆貓眼綠換成綠松石、珊瑚珠什么的,咱山里有些孩子就能讀上書了。俺雷大同一輩子不求人,老了退下來了,求你楊鼎這一回!沖你楊鼎是個特別資本家,革命資歷比我還早,在別的資本家面前,我雷大同可不丟這個臉——”
楊鼎頻頻點著腦袋:“言之有理!言之有理!我一定優先考慮投資教育。”
楊依依這才看到那枚碧瑩瑩綠霞霞的寶石戒指,這么大一顆貓眼綠,香港很少見的!她連包袱皮把那枚戒指托了起來:“這哪兒來的?”
“它嘛——也是從桐柏人民的手指縫里漏下來的!”雷大同幽默地說。


《浴血桐柏山》--李興功


真人麻将四人下载 58171532571570812657169317287027552461152014451898268762830018693312977176942256560312571583252330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